本站手机版下载(安卓系统试用)
  [如何学佛] [认识佛教] [三皈五戒] [净业三福] [弟子规] [太上感应篇] [十善业道经] [无量寿经] [一门深入]
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
新闻中心 | 本网视角       
 

 

           
  请佛住世 >>更多
  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中心>>内容  
  [请佛住世] [如何学佛] [播经供养]
  [佛教公案]

[因果故事]

[佛陀故事]

  [学佛入门] [学佛基础] [净土经典]
  [一门深入] [讲经精华] [专题专区]
  佛陀教育 >>更多
  [认识佛教] [三皈五戒] [净业三福]
  [如何学佛] [弟子规] [太上感应篇]
 

[十善业道经] [了凡四训] [沙弥律仪]

 

[地藏经] [地藏经玄义] [阿难问事佛吉凶经]

 

[阿弥陀经][无量寿经][观无量寿佛经]

 

[普贤行愿品] [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]

 

[往生论] [一门深入重要性] [师承的重要性]

  [专修专弘]
  学佛答问 >>更多
  [净土、念佛] [戒律、仪轨] [因果、轮回]
  [放生、健康]

[布施、供养]

[道场、法会]

 

[弘法、护法]

[佛像、法宝]

[教育、孝道]
  [忏悔、超度] [学佛、学经] [助念、往生]
  国学教育 >>更多
  [群书治要] [吴鸿清教学法] [国学经典]
  [童蒙教育]

[孝亲尊师]

[家庭教育]

《寿命是自己一点一滴努力来的》连载七

  来源:净土释疑网 录入时间:2017-11-12 06:17:55
关键字:寿命,寿命是一点一滴努力来的,堕胎,未婚妈妈
【 点击数:2732 】 【字体: 】 【 收藏 】【 打印文章

 

未婚妈妈 

      一九六六年九月底,我还在筹措出国的路费和生活费。本来,西德政府所提供的公费,对留学生而言应该是足够的。但我父母认为我一个人远走高飞,把一家大小的生活重担完全丢给他们两个老人家,实在太不负责任了!所以,希望我能先把家安顿好,再自己前往法兰克福深造。

      我一个小女生,历来所上班或所能打工兼差赚来的每一分钱,都早已一文不剩地全给了爸爸妈妈,我从没自己开过薪水袋,也没自己从薪水袋中拿出过半分钱,我都原封不动地双手呈交给了爸爸妈妈,即使今天已儿女成群也仍然一样。因为悲惨的家境实在太穷、太苦,我也不忍心向爸妈伸手要过钱。但由于这样,我这自封自闭的人,更没有能力交朋友或与同事相交往,又如何会有人肯雪中送炭来借我钱呢?又哪会有什么熟人可以慷慨解囊呢!但我虽然未与爸妈一起生活,却屡屡在爸妈的泪眼里,感受到一个贫穷家庭的苦难。说真的,血浓于水,身为长女的我,哪丢得下父母,哪丢得下我这些弟弟妹妹呢!

     于是,我提起勇气前往恳求一位长辈,他家几个孩子全是我家教的学生,特别是老大差我两岁,是我大一时所教的高三学生。那时也已大学毕业,并服完兵役,准备前往美国读研究所。这户人家是很传统的“父慈子孝,兄友弟恭”,是非常有教养的书香门第。

    在我充当家教期间,两位老人家视我如亲生的女儿,处处疼惜有加,关爱有加。可是,对我这受戒的佛门弟子而言,官宦世家的富贵荣华似乎太损福分。何况,我又罹患有自闭症,对人总是敬而远之,不敢太过亲近,所以,一直不敢领受他们一家的情与爱。平民总是平民,何必高攀呢!这次,我在父母的逼迫下,实在已经走投无路了。内心深处,好期待真能有奇迹似的奇遇碰上救星。但站在台北街头,那种孤立无援的感觉,真是“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,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”。我想,如不硬着头皮找他们开口,我还能期待谁?

     很出乎我意料之外,这户人家的两位老人家几乎对我有求必应,还马上拿了一大笔钱放在我手里,并且很慈祥地问我:“这些够吗?如果不够,请别客气,随时再回来拿!”我当面点算过一遍,我说:“太多了,不用这么多!”

     因为借也得有办法还,不能没有一个底数。然而,他们两位老人家一直要我收下,他们说“等你拿了法学博士回来,这区区一点钱,又能算什么?”

     当天晚上,两位老人家非常客气地提到,如果我能当他们家媳妇,对他们而言,真是累生累世修来的福气。我告诉他们,我父母不准我嫁给外省人,因为怕我被带回去大陆,将来会每天都看不到女儿。两位老人家听了也很谅解,就半个字也没有再提了。

     农历八月十五日是中秋佳节,花好月圆,岂奈我心情很乱,连赏月的雅兴都没有,因为再几天,我就要出发到遥隔数千里外的天涯海角去流浪了,整个人可说非常沉重。

     农历八月十六日,月亮比十五还圆、还亮。这如父、如母的两位老人家和我所教的几个孩子,决定要为我饯行。那份热情很令我盛情难却,只好答应了。我一向滴酒不沾。特别是我十八岁便进了佛门,又跟着师父受戒,根本不知道什么是酒。但对方是长辈,一向十分疼我、照顾我,这次又帮了大忙,我怎能拒之于千里之外呢?何况要分手了,一别便是至少七年,真能不喝半滴吗?我轻轻地端起小酒杯吮啜了一小小口,很奇怪的感觉,先是晕晕地,不久我便睡着了。

     当我大梦初醒,我发觉我躺在一间漂亮的新房里,布置像洞房,而我的衣服也自内到外,全身都被人换过新的,并且最外边还整整齐齐穿着粉红色的新娘礼服和一袭白色婚纱,我知道我已铸成一生的大错了。男方说:我在家人扶持下,进洞房前,早烧过香,拜过堂了。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,在迷迷糊糊中,我竟然成了这家的大媳妇。我好恨唷!真没想到这种正派又中规中矩的古典书香门第,也会做出这种事!

     我不敢禀告父母,但我的身体很不争气,整个瘫痪了。 爸爸妈妈似乎感觉到我出事了,叫我去问话,越问越生气,干脆命令我先服药把肚子里的东西流掉再说。男方也派人向爸妈提亲,认为反正米已成饭,何不顺水推舟就此结两家秦晋之好?但爸妈破口大骂他们是小人,禽兽不如,当然也就一切免谈了。男方要求我说:“不要去西德了,既然都已烧过香、拜过堂,也进过洞房了,为什么我们不先办结婚,再一起去美国进修呢?”我说:“爸妈不准就是不准,请死了心吧!我这一生绝对不做父母亲不高兴的事。”

     我知道我“中奖”了,可是我是佛门弟子,我不杀生,我哪狠得下心来杀我自己的孩子呢!但我也不能挺着大肚子去西德留学丢脸吧?何况我区区一名女留学生,漂泊在他国异乡,哪还有能力抚养自己的小孩呢?

     三个多月后,我的肚子已大得太明显了,父母决定把我赶出家门,不让我再踏进他们这个家半步,而外婆也怕左邻右舍闲言闲语,叫我找个陌生地方避避风头,等肚子平了再回去。

     我写信到西德,向我的指导教授说明理由,因为我今年已经没有办法前往报到了,我还请求教授给我指引一条明路,教导我到底应该何去何从。我的指导教授说:“先把小宝宝平安生下来,明年再来西德读书”。我是女生,爱自己的小宝贝是天性,当然在“鱼与熊掌,不可得兼”的两难情况下,我会选择留在台北,让自己的小宝贝平安地降临人间,毕竟这是我肚子里的一块小心肝肉,也是我在这世间的唯一亲人,当然,更是我一生的全部。

     刚被外婆和爸妈扫地出门时,我茫茫然又无所依靠地兀自在台北街头彷徨徘徊,我从没真正离开过家,真不知该去哪里才好。有人告诉我,花莲有个未婚妈妈之家,而台北市新生南路也有一个未婚妈妈之家。不过,这人说,在未婚妈妈之家所生下的小孩,自己不能抱走。这就太使我为难了。有人建议我先去现场问问看。可是,我哪有脸挺着便便的大肚子到处丢人呢!我一步一步慢慢地行走着,没有灵魂似地拖着疲累身体,两眼楞楞地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和车辆,稍稍有点脸熟,便定睛注视再注视,但直到夜幕低垂,伸手不见五指,仍然没有邂逅半个熟人或亲人。
     我想过:何不回山上找师父求救去?可是我肚子内有个小宝贝,已经没有力气走那段崎岖坎坷的漫长山路,也爬不上那断崖绝壁。再说,师父那儿是个国家级的庄严佛门圣地,全是男众,怎能莫名其妙地冒出一个怀着身孕的未婚少女呢?这样,师父还有脸在佛教界立足?还配称为一代宗师吗?

     我不能让师父蒙羞。我宁可流落街头当乞丐,也不投靠师父,玷污师门。

     到底我该去哪里?身上一分钱也没有,一件衣服也没带出来,而严寒的十二月,天很快就黑了。一阵阵的冷风,又冻又刺。我好饿,好冰,特别是从小缺血缺氧的体质,一直在抖颤着。有谁肯施舍我一碗热粥,让我填饱饥肠辘辘的空肚子呢?我好担心,这么冷冰冰的气候,会把我肚子里的小生命活活冻死!说真的,我好饿,好冷唷!但我能去哪里?职业介绍所吗?有身孕的女孩子,没有人有兴趣。挨家挨户地问嘛!一样没有人肯伸出援手。有人告诉我:三重有很多工厂,缺女作业员,缺做饭的女佣。我觉得我应该可以试一试。

     我到了芦洲,看园墙上的招贴,边找边问。终于,不到几天,便找到了一份扫地、倒茶、接电话的女工友工作,待遇很低微,但我只要跟肚子里的小宝贝不饿肚子,便够了。当然,能有足够的钱来输血、排铁,还有,就是能买些营养品给肚子里的小宝贝补一补,那就更安心了。

     一九六七年端午节,正好我肚子里的小宝贝已经满九个月了。中兴大桥有龙舟大会,人山人海。这时,我即使穿着平底布鞋也已寸步难行。腰椎十分酸痛,连站立都很困难。我的医生告诉我,严重恶性贫血症生产时会有生命危险,并且要大量输血,费用十分高昂。他问我:“经济上没有困难吧?”我哪会没有问题,我连吃饭都已快三餐不继了。

     “干脆连小宝贝一起死吧!屈原不是跳水一死了之吗!今天好巧,正是端午节,当了水鬼就不必担心饿肚子了,光吃粽子也会饱吧!”我走向人群拥挤的桥中段,穿过人墙,栏杆上也坐满了观众,我争到了一个空位,一上去便“噗通”往下跳。

     我醒来时已躺在岸边沙滩上,有救生员在为我施行人工呼吸。警察先生问:“为什么会这般不小心被推挤到掉下水呢?”我很累,很困乏,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。眼睛一闭,我不自觉地又睡着了。

     后来,我又被转送到邻近医院打安胎针、强心针和营养针,我告诉救生人员,我没有半分钱,救生员很和祥地安慰我:“小姐,别担心,你就好好休息吧!”我躺在病床上,没有半个亲人和熟人,我静静地沉思着:“为什么女生遭人强暴,已够可怜了,不但家人没有安慰她,为她好好疗伤止痛,还要把她逐出家门,不顾她的死活,让她流落街头而自生自灭呢?这样不是太绝情,太残忍?难道我们的社会还是一个野蛮的部落吗?”

     很多人一直劝我打胎就没事了,但我想一个人如果可以用自己的手杀死自己无辜的稚弱子女,这社会还有人性,还算人道吗?还叫文明吗?

     师父反对打胎,他说:“除非自己与婴儿一起死,任何人皆不准以任何方法剥夺腹中胎儿的小生命。”

     我刚出事的时候,没几天,我就发觉我每个月该来的已经没来了。当时,我只须服下一剂中药,便可把肚子里的身孕流掉,但我深深以为生命是无价的,何况这孩子的未来,也还是个未知数,说不定长大后是个对国家、社会很有贡献的人,而且这孩子还会传宗接代,衍生出很多孩子,和孩子的孩子。如果我把这孩子给流掉了,想想我所流掉的,岂仅是一个小小生命而已!

    我辞掉所担任的公职,和所兼的各种工作,就为了保住这孩子的小小生命,而沦落到三重芦洲乡下,当人家呼来唤去的下贱下下女,忍饥挨饿地熬到十个月生产期满。这段悲惨的冰冷岁月,除了眼泪还是眼泪,唯一的安慰是黑夜里高挂天空的明月,和围绕在她身边的一群小星星。这小孩如果是女的,将来也会像月亮一样,是个好妈妈吧!而儿女成群,也会像满满的小星星吧!

     我罹患有与血癌相似的严重贫血症,医生作产前检查时,一直担心我会难产而死,也一再怀疑胎儿的正常。我真怕我死了,留下孩子在世间会受人凌虐欺负,而万一孩子死了,我将会失去求生的勇气和意义。所以,我选择了跳水来结束我们母女俩在这世间的苦难,或许,在天国,我们会很幸福。

     很侥幸地我和肚子里的孩子都平安获救,也没因为动了胎气而流产。我在调养身体的那段日子,开始懂得每个人都没有权利杀死自己,甚至“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”,谁也不能将之“毁伤”。

     当女人,一定要比男人坚强,才能活得下去。

     一九六七年农历六月×日下午,我的孩子在我哀嚎惨叫中来到了人间。还好,是个女的,体积不大,不然我已虚脱而死。将近五天,我在活活被撕裂的剧痛中煎熬,阵阵哀嚎惨叫震撼了整个产房,我两手乱抓,但我什么也抓不到,我翻来翻去,什么古怪话、脏话、莫明其妙的话全出笼了,可是任凭我又哭又喊直到声嘶力竭,却旁边连半个安慰的亲人也没有,怜惜的人也没有。

     医院问我:“付生产费呢,还是……?”我问:“还是什么?”

     我很坦白地告诉医院,我实在付不起生产费。医院说:

    “何不干脆把孩子给医院抵债,你一个女孩子也可省掉好多负担?”

     当时,我身上哪会有钱,只好接受医院的条件,把孩子交由医院处理,不得异议。我只恳求医院这三天内,每天一次抱孩子来让我抚摸一下孩子的脸。我因为跳过水自杀,母体和胎儿都有严重的内外伤,我又罹患有地中海贫血绝症,医生担心我会难产而死,甚至也担心胎儿会死肚子里。我从早到晚都哭了又哭,几乎哭到眼睛瞎了。如果我真的难产死了,孩子怎么活?又如果孩子死了,我又将怎么活”?

     我能不嚎啕痛哭吗?

     我看不见孩子,只能用手摸,护士小姐警告说:“再哭,就一辈子瞎眼了!”

     我七天后出院。原本以为没了大肚子,没了孩子,便可以了无牵累地单身一人出国读书,而与出事前一样地恢复少女的青春活力。

     但我发觉我一天比一天想念我的孩子,不到一周便整个人接近崩溃。我回工厂哀求老板帮忙付费,以便赎回我的小宝宝,我告诉老板,等我回到外婆家,这些代垫的钱都可以还清楚,我要把孩子抱回去给外婆看看,我所生的小心肝宝贝,有多可爱,多讨人喜欢。

     我回去医院,这里的人告诉我,孩子早就给院里死产的客人换走了,也开了出生证明,给对方报了户口了,而我的资料,为了避免纠纷也全销毁了。

     我当场有如晴天霹雳,一阵疯狂嘶喊,便晕倒了。从此我查不到孩子的任何资料,也一求再求,都见不到孩子的面。

     前后长达八年,我每天下班或例假日,都两眼呆呆地站在三重天台戏院的门口,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,我好想再看孩子一眼,只要一眼就好。

   一九六七年中秋节,男方从美国回来了。他到我上班的地方来找我,他看我一脸憔悴,又瘦又小,很是舍不得。他说:“老师,真的很对不起,我错了!”

     “老师,没想到把您害成这个样子,请您原谅!”他也哭了。但我能说些什么呢?过去的事,真能过去吗?他再三恳求我与他一道去美国,他今生今世会尽心尽力来照顾我,补偿我。他很不了解,这整整一年,我到底躲避到哪去了?为什么他从美国赶回来找好几次,都查不出我的下落呢?他问:“我们的宝宝呢?”

     我忍不住大声哭了起来,他不敢再往下问。只听他哽哽咽咽地抽搐着。沉默了大半天,突然,他大胆地牵住我的手,紧紧地,任凭我怎么摔,都不肯放。他近乎哀求:“老师,请您答应陪我去美国深造好吗?”我摇摇头。

     “老师,我会耐心地等待您回心转意,我明年中秋节再回来!”

     一九六八年六月底,我奉命进入考试闱场,不能与外界接触。考试一结束,我们就被放了出来。管理员告诉我,这些日子里,美国有位先生每天打好几通电话找我。大约傍晚时候,男方又从美国打来:“老师,我们的习俗,今年一定要成家。请您答应我的恳求好吗?”

     我仍然摇摇头地说:“不!”因为我已经问了又问,哭了又哭,跪了又跪,但爸爸还是坚持不准。

     一周后,男方在电话中告诉我,他娶不到我,只好娶学妹了。但这辈子,他永远等着我,随时欢迎我去美国与他一起生活,一起奋斗。

     他结婚那天,我接完电话,便头晕目眩倒在地上,被送医急救。大家都说我主办联考太累了,太操劳了。但有谁知道,我的心早已破碎了。我昏睡了七天,才醒了过来。

     他是我的学生,我指导他做功课时,一板一眼,从未彼此交谈过半句功课以外的闲话。难道我在不知不觉中,一颗心已被对方占领了?

     他的另一半是我的学妹,是我鼓励他娶的,但学妹告诉我:“公公和婆婆只承认您是他们家的大媳妇,坚称永远没有人可以取代。老人家要我尊您为大姐姐,家里上上下下,都尊您为大少奶奶!”

     我像黄河决堤般地放声嚎啕大哭,直哭到死去活来。我该何去何从?   

     我们家从小便不准顶撞父母,不准违抗父母,我们做子女的只能听话,只能做父母亲高兴的事,而且绝对顺服到底,从不敢有任何自己的想法和看法。   

     我知道我的对象只能是本省人,至于外省人,则哭到死也不可能准。但结婚有必要在省籍上大做文章吗?只要人品人格够水平,能托付一生,这不就行了吗!

     我父母很固执,为此,不知摧毁了下一代多少幸福?但我父母从不后悔:“谁叫你是我们家的孩子呢!”

     天下无“不是”的父母,所以,错的一定是子女。“您真这般认命认分吗?”“当然,我是认了”。

     六十二岁了,我仍然不敢顶撞父母,不敢违抗父母,一切都听从父母做主,因为这一生父母到处受人欺侮凌辱,已够苦的了,我们当子女的何忍再雪上加霜呢!任何事与其让自己快乐,不如让父母快乐,即使我们自己很不快乐,也心甘情愿地承受,这是我们代代相传的家教,不也很好吗?

     一九七O年,我奉父母之命,和不曾见过面的另一半结了婚,也生了两男两女。但我没有一分一秒忘掉我第一个孩子。我一直睡不着,吃不饱,日子也过不好,也天天去三重等、看小孩。

     另一半说:“你现在不是又有了四个宝贝了吗?为什么还天天哭,天天想呢?”

     只有做了妈妈的人才能体会做妈妈的心情。孩子每一个都不能取代,都不一样,各有各的可爱。我没看过我大女儿。在医院生产时我哭瞎了双眼,根本摸不出孩子的真正长相。我现在两眼都看得到了,却不知道我的小宝贝究竟被转卖到了哪里。

     我一天盼过一天,一年挨过一年,不分春夏秋冬,每天全神贯注地凝视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和她们手中所抱着的婴儿。但渺渺茫茫仍然没有任何讯息。家里的人都劝我忘记过去,努力未来,为什么不珍惜现在所拥有的呢?于是,我开始把全副心血投入现在这个家,我荒废家务太久了;也忽略家里四个孩子太久了。

     十四年后:

  一九八一年,因师父早已圆寂多年,为了师父的慈心悲愿,我必须利用公余之暇,义务代表师父披挂上阵,以求国泰民安。为此,这年我应当地信众之邀,随同师兄们前往三重讲经及办道场。佛教讲究大丈夫相,不准女人碰法器或做法事。即使道场里的同仁或出家众,男男女女都穿着男装,并以男性之“师兄”互相称呼,即使是女性也不称“师姐”,表示已经修到女转男身的崇高境界,精进有成。当然,我也遵照佛门威仪,与师兄们一样装扮,不穿女装。

  我在主持法会时,突然有位国中小女生强拉她妈妈到我面前,指着我说:“她是我妈妈,她是我妈妈!”这小女生的母亲很尴尬,赶忙捂住她的嘴巴,制止她乱喊乱叫。这位母亲骂她女儿说:“师父是男的,怎么会是你妈妈,何况师父是出家人,怎么会生你呢?”

     这小女生很不服气地一再坚持她没看错人,她说:“我一生下来,我就看过,她一定是我妈妈!”

     我们密宗在观想时,不能分心,因为万一精神不集中,自己的生命会有危险,所以,我也没有能看清楚这小妹妹的长相、或读哪个国中;更没听清楚她到底嘀嘀咕咕些什么。我隐约注意到,这小女生被她母亲硬拖出我们的道场,而这小女生也硬是不肯。此后,我也没有再看到这位小女生,也不当一回事地把她忘了。

    十五年后:

  一九八二年底,大约十月左右,师兄们又应当地信众之邀,再度前往三重办理法会与道场,以求合境安宁、风调雨顺。由于女生双手比较纤细修长,打起密宗手印,可以十分圆融柔软,几乎天衣无缝,所以,师兄们仍然推我主坛,要我下班后赶往现场,代表师父来披挂上阵。当我换妥金刚上师的僧袍,戴上五佛冠,俨然一副庄严大丈夫扮相。突然,有位高中女生拉着她父母到我面前来,她指着我告诉她爸妈说:“她是我妈妈,她是我妈妈!”似乎与两年前那小女生同一个人,而她妈妈也一样训斥她胡说八道,因为师父是男的,又是出家人。但这位高中女生却不理她父母开导她的话,还一直坚持我是她妈妈,她哭着喊:“妈!妈!我真的是您女儿呀!”我很错愕,也很手足无措,怎会遇到这突如其来的怪事呢!

     我左右的人怕她吵到我办事,硬拖硬拉把她劝出办法会的道场。

     我由于全神贯注在佛事上,无法分心,所以,也没和这高中女生正式见面或说说话。

     一九八三年元月:

  三个月后,这个高中女生突然带着大包小包行囊找到我家来,她是自己偷偷离家出走的。她说她已经受不了道士们的驱魔斩妖,她哪有中邪,哪有发疯!她只是想找到自己亲生的妈妈,彼此相认,并且希望能从此永远生活在一起罢了。现在已是非常科学的年代,大人们为什么还相信那些道士的鬼话呢?

     我说好说歹,一再劝她赶快回她现在爸妈的家,因为她尚未成年,根本不能留在别人家里;何况,我还不知道该如何来向我的家人作合理的解释呢!但她非常固执,她说:“您是我妈,这又是我妈的家,我为什么不能回来自己的家住,还要去住别人的家呢?”一般人家,都不希望有任何外人闯入自己的生活王国,当然,谁也不肯做傻事养别人家的孩子。十六年来,我已习惯目前这个安定的家,今天竟然很突兀地走出一个素不相识的人,我们一家大小,可真上上下下都乱了阵脚。

     我真的很为难!

     我想到了我师父。当年师父圆寂时,交给了我三个锦囊。我记得师父曾经说过一九八一年我就会见到我大女儿,一九八二年我还会再见到大女儿,到了一九八三年,我这大女儿就会自己回家与我团圆了。但辗转十六年了,我已重新建立了新家庭,又再生了四个小孩,真不知要如何来向现在的家人作合理的解释,又如何让他们来接纳我这大女儿,而不致伤害到家里的每一个人,也不会破坏这个家的幸福、圆满与和谐。我想:都已十六年了,我该如何是好呢?又这女生,真的会是我失散已久的大女儿吗?我好犹豫,好难取舍唷!

  以前,我哭的太久,把两眼都哭瞎了,所以,我摸过孩子的脸,却从没看过孩子的长相,我如何来确认呢?当然,我又想到师父,想到师父的锦囊。我恭恭敬敬地在佛前打开锦囊:“时日已经成熟,养大女儿,高兴重回亲娘怀抱。”最底下还写了一行小小提示:“黄制服,学号×××××。”(详附注)

      我问:“小妹妹,你叫什么名字?读哪所学校?学号多少?”

     这小妹妹一一告诉了我,她读景美女高一年级,她的学号是×××××。她打开包包,拿出她的制服和学生证。很奇怪,竟然和师父的锦囊完全一样。

     我搂着她,越抱越紧,我哭了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我闭上眼睛,摸着她的脸,我泣不成声。就这样,我的大女儿果真自己找回来了。

     高三,大女儿选的是理组,而且成绩很好。我看师父留下的锦囊,写的却是文组,而且明明白白地写得很清楚是“国立政治大学××系”,底下还注明一些小字,是学号。

     大女儿看我十分怀疑,便说:“妈,难道我不是您当年那个孩子吗?”

     师父从未错过,难道这女儿真的有错吗?大女儿三番五次要求我一起去验DNA,但我坚决反对,我为什么要怀疑自己的女儿呢?

     景美女高的老师有一天通知我们家长,要所有选理组的尽量转到文组,因为这次大专联考,理组的全军覆没。大女儿仍然不肯转组,结果一如学校所料,她落榜了。第二年重考,又落榜了。补习班老师与我商量,希望劝她转到文组,她还是不肯。

     有一次,她在补习班模拟考试,与任课老师起了冲突,彼此争得面红耳赤,很使她灰心丧志,半途自己一气之下,转到文组,但考期已近,来得及吗?

     因为她怕我反对她的考前变卦,自己很认真地活拼死拼。

     放榜了,她也侥幸地录取了。我说:“照师公的锦囊,读×文吧?”

     她很不能接受,一来她讨厌语文,二来什么文不能读,偏偏去读这咬牙嚼舌的东西,而且又这般冷僻!

     选填志愿了。她找了好多补习班帮她电脑预测,结论却是:“国立政治大学××系”。

     我说:“不到黄河心不死,你还是乖乖听师公的安排吧!”她趴在我怀里哭着说:“妈,我认了,我知道我逃不过你们的定数,我就照师公的锦囊吧!” 

     开学后,注了册,学生证的学号,一个字也没错。大女儿目前已留学归国,并已完成博士学位。

  附注一:“景”是“时”(日)己(京),“美”是“羊、大”,“女”儿,“高”兴。合起来暗指:“景美女高”。羊大女儿,也指属羊大女儿。一九六七年生,生肖属羊。

     附注二:我这大女儿第一次见到我时,因为乱指穿着男装之师父为其生身母亲,而被家人及在场参加法会之信徒,判定为中邪发疯,并被家人多次送往某著名寺庙,由神职人员辟邪收妖,但均告无效。

    第二次见到我虽已间隔两年多,却又历史重演,且大喊大叫,其家人与亲友都一致认为系旧病复发,又再度送往瑶池金母座下,由乩童及通灵之大师亲手作法,挥剑驱魔赶鬼,但依旧每天哭妈妈,喊妈妈,而宣告无效与无救。

     第三次见我,已十六岁,读高一,自行摸索找到我家。但我已建立幸福之家庭,基于一家之安定与和谐,实无法相认。但我一劝再劝,一赶再赶,皆不肯离去,只好让其住了下来,直到今日,已逾十八年。古人说:“母女亲情,出于天性。”诚然一点不假。十八年间,骨肉连心,其天伦之乐,使我从此一扫黑暗,重现光明。

     附注三:我因日夜哭泣,长达八年之久,对身体健康与一家大小之幸福影响甚巨,故于人海茫茫中猛然回头,决心不再寻找无缘之女儿,而毅然予以放弃,故第一次、第二次我皆无动于衷。

     附注四:我在观赏龙舟大赛途中,路边有不少命相摊,都指着我肚子里的胎儿,铁口直断地说:“百日内会克死父母或祖父母”。我不希望这孩子克死我爸妈,宁可我自己被克死,所以,我在十分忐忑不安与惊慌失措下,选择与自己这块心肝肉一齐死。事实上,这孩子降生不到三个月,非常疼我的台南爸爸,竟莫明其妙地突然暴毙,那时是一九六七年的农历八月十八日。算命或许很准,但不可恐吓而使人产生恐惧,这是口德。要给绝望者希望,不可杀人。

     附注五:我大女儿回来时,我四十四岁。有位道长说她会克死我,果然,自从她踏进我家门起,我便开始高烧不退,前后卧病十多个月,无法下床,却查不出理由,而我宁可被克死,也舍不得让大女儿再离开我。道长说我:要大女儿,不要命,太愚蠢!

     附注六:我学的是德国法,会的是德语,到美国读博士,会有困难,因为英文是英文,德文是德文,没有什么相通之处。虽然我也会一些英文,但不够专业水准,所以,我根本不能去美国,

     附注七:父亲看我挺着大肚子,才发觉我没把孩子打掉,非常生气,罚我跪在地上,并且拿木棍打我,由于孩子在肚子里不到四个月经不起打,我一闪一躲地更让父亲火上加油。为了保住胎儿,我只好往外逃命,什么也来不及带,而外婆也不敢救我。

     附注八:生产后,从三重痛哭流涕地回到台北,外婆说一定要好好静下心来坐月子,不准乱跑,但我还是想念孩子,半口鸡汤也吃不下。师父到病榻前来安慰我。他老人家说:“你的小宝贝在垃圾堆里!”我听了哭得更伤心,怎么可以这般小人,把别人家的婴儿丢到垃圾堆里呢?师父笑着又说:“别紧张,今后你只要热心公益,每天早晚打扫马路,清除沿途行人乱丢乱掷的垃圾,等你所经手的垃圾堆到一个量,足够赎回你的小宝贝,他就会出现在你眼前,平安地回到你身边,但你可千万要记住,你这小宝贝的八字非常之重,至少也值好几车垃圾,可别灰心唷!”我坐完月子,恢复不少元气,便开始复职上班,并利用上班前、下班后,每天认养四条大马路,早晚认真打扫、清除垃圾,但一天盼过一天,长达八年之久,也没小宝贝半点讯息。师父很不放心,一大早便从山上匆匆赶了下来,他仔细边看着我打扫,边笑着说:“凭你这种打扫速度和打扫方法,八年哪会有个着落呢?我看最快也还得再拼八年”,但这是良心工作,我一点也不敢马虎潦草。所以,只好再八年就八年,家人听了,很是灰心,便一再规劝我,不如从此死了心算了。事实上,对寻找女儿一事,我早已不存任何希望了,只是这八年来,我已养成打扫的习惯,已欲罢不能,所以我仍然每天早晚认真打扫清除所认养的四条大马路,风雨无阻,从未间断,直到今日。我的小宝贝在我充当义工的十五年后,才与我相认,已经大到抱不动了。大女儿从团圆之日起,便每日早晚打扫马路,像块粘胶一般分分秒秒粘着妈妈,直到研究所毕业,出国读博士,才依依不舍地丢下我,不再与我母女档,也不再当跟屁虫。

     附注九:我和大女儿每年农历五月五日端午节,都手牵着手,一起由台北这一头步行走过中兴大桥,到达三重那一头。我们带着亲手包的肉粽和碱粽,还有三牲前往当年被打捞上来的沙滩上,母女恭恭敬敬地三跪九叩,来祭拜屈原与河神、江水神,感谢他们当年慈悲地放过我们母女两条命。这是每年固定的大事,即使将来大女儿成了家,也要一直祭拜下去,一代叮咛一代,誓不荒废。

     附注十:我大女儿在学校最害怕的是游泳课,她看到全是水的游泳池,就全身发抖而休克,口吐白沫。我带她看过很多大夫,都查不出病因,也治不好。我每次都被体育老师请到学校去,但我实在也没有办法解决。我后来突然想到:会不会是当年我怀着她到中兴大桥跳淡水河时,把还是肚中胎儿的她给吓坏了?好可怕的胎教。我把这项推测告诉了学校体育老师,请他转求学校特别通融,才勉强过了关。

     附注十一:除了人,这世间还有神,而人有千算,神只一算,又叫天算。人算永远不如天算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如何学佛?答案在这里——点击此处正确的学佛方法

 净宗经教网(佛陀教育网:www.foxdwedu.com)手机版的APP: 打开APP首页,点击右上角“+”,根据你的学习情况来“编辑”自己的学习内容在首页。试一试,很方便的! 

   苹果APP下载:打开苹果手机的“app store”输入“净宗经教网”,就能下载了。

   安卓APP有两个下载地址: (1)点击打开链接 (2)点击打开链接

  【净宗经教网:www.foxdwedu.com;净土释疑网微信号:amtbedu】

 

 
    净土释疑网微信平台已开通微信弘法,敬请大家关注净土释疑网微信公众平台。微信号:amtbedu。添加方法:打开微信--朋友圈--添加朋友--查找微信公众账号--输入“amtbedu”点击“查找”,出现的界面再点击“关注”。我们每天会把净空老法师最新讲经菁华、学佛答问;每天选取一篇印光大师文钞(生僻字加注音、注解);选网友们的学佛体会等文章,分享给大家,敬请关注!净土释疑网:www.foxdw.com;邮箱:foxdw_01@163.com. 手机应用: 安卓版
0
  [最新报道]  
· 25000次零失误!天安门国旗护卫队...
· 我们也发愿行善为什么没有得到预期的好...
· 《群书治要360》注音、注解连载(1...
· 关于进一步治理佛教道教商业化问题的若...
· 游天台山抒怀
· 《寿命是自己一点一滴努力来的》连载十...
· 有人问我:你为什么要学佛,你学佛的目...
· 《群书治要360》注音、注解连载(1...
  [相关报道]  
· 金刚经(15)
· 我以六十六年学佛、五十八年讲经奉劝大...
· 静老说的话(连载一)
· 现在有些校长、教授“强不知以为知”把...
· 《2014净土大经科注》学习班 第一...
· 分享:学佛不是创造,是信心、正确的路...
· 听佛法不需要记住,需要开悟
· 净空老法师讲《净土大经解演义》MP3...
 

净土释疑网站e-mail: foxdw_01@163.com 建站日:2009.10.18 三宝弟子恭制
备案序号:辽ICP备09024939号 最佳浏览建议:IE 6.0以上浏览器 萤幕解析度1024x768